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 >

中国商人迪拜遇害埋尸沙漠 疑似遭绑架被勒索要钱

吉利 

扬子晚报紫牛新闻原创

紫牛新闻记者 刘浏、宋世锋

编辑 张冰晶 陈迪晨

父亲受生意伙伴之邀到葡萄牙考察,途经迪拜却神秘失踪。一个多月后,南京的骆先生再次获得父亲的消息,却是迪拜警方告诉他的不幸噩耗:他父亲的遗体在距离迪拜400公里的阿布扎比沙漠中被发现,涉嫌杀害他父亲的竟然是当初发出邀请的生意伙伴。今日,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了在迪拜的骆先生和当地警方。

扬子晚报·紫牛新闻原创作品转载时拒绝任何形式删改

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
失踪一个月的父亲,

遗体出现在异国沙漠

今年8月初,在迪拜转机顺便旅游的南京商人老骆给家人发来消息,说自己护照丢了滞留在当地,正想办法试图回国。几天后老骆又告诉家人称,想通过偷渡泰国的方式转道回国。觉得父亲的处理方式很不靠谱,儿子骆先生试图劝阻,但就此与父亲失去联系。而他很快就接到了自称泰国警方的消息,对方称老骆在泰国被捕,需要用300万人民币赎人。骆先生一家立刻报警并飞往泰国,但是经当地警方确认,老骆并没有入境。

骆先生随后向阿联酋警方报案,9月16日当地警方告诉他,老骆在8月5日即到达迪拜的第二天就已经遇害。同行的生意合伙人徐某(女)等4人有高度嫌疑,而老骆微信和银行卡中的数十万元已经被转出。根据迪拜警方的调查,嫌疑人一直通过微信冒充老骆联系家人,利用时间将钱转出,并逃往澳大利亚。目前四名嫌疑人已经被澳警方引渡至迪拜,警方在距离迪拜400公里的阿布扎比沙漠中找到了老骆的遗体,目前案件仍在调查中。

“护照丢失”让他在迪拜滞留

骆先生告诉紫牛新闻(微信号:yzwbznxw)记者,父亲于8月4日到达阿联酋迪拜,这次旅程是受生意合伙人徐某之邀,前往葡萄牙考察项目,家人和徐某认识多年也都比较放心。6日晚他收到父亲的微信消息,询问如何调高支付宝的单次刷卡限额。“随后我又接到父亲微信上的消息,说护照在迪拜弄丢了,当地警方态度差、效率低不给办,大使馆也没办法。我告诉他丢护照的事情很常见,开出证明办旅行证就可以回国了,不过他在微信里一直称没法办理,并且不能语音只能打字。”骆先生当时觉得有些蹊跷,但是搜索了当地规定,确实有不能语音的说法,也就没放在心上。而后来当他到了阿联酋才知道,当地只有规定不能视频或语音连线通话,并无不能发送语音的规定。

【嫌疑人假扮老骆与老骆家人的联络】

随后的几天,老骆的微信一直保持着联系,时不时抱怨当地警察效率低,并在聊天中表示“当地黑下来的人很多,警察把他当成卖护照的了。”8月8日时,骆先生的母亲接到与老骆同行的徐某电话,称她已经率先回国,老骆仍在当地想办法。“当时家人并没有起疑,因为出去玩嘛,遇到点麻烦也正常,认识多年了也没有在意。”于是一家人仍将精力放在老骆身上,希望帮他早点回国。而这番通话也是老骆家人与徐某的最后一次通话,后来再找她时这个号码便已经失联。

“泰国警察”索要赎金300万

8月17日,骆先生的一位朋友正好出差去迪拜,他就和父亲说将拜托朋友为他解决护照的问题。“这时候我爸在微信上和我们说,警方一直扣着他的丢失证明不给办旅行证,他要通过当地人偷渡到泰国,再从泰国转道回国,我和家人都表示坚决反对。不过他坚持称没问题,并说已经订了当天11点的飞机。”

第二天,正在一家人开始为老骆担心之时,他们却收到了泰文名字的微信消息,说骆先生已经被限制了人身自由。“第一次是拨了语音电话给我母亲,里面放了一段电子合成音,自称泰国皇家警 察,说你父亲因为涉嫌携带毒品进入泰国被抓,但是此事可以私了,需要人民币300万,我母亲很害怕就把电话挂了。”紫牛新闻记者在骆先生出示的聊天记录中看到,对方不断提出要求,并写道“人民币300或美金45或纽西兰币60”“语音验收后会告诉你中国账户,5万一次实时入账,首付款到账后请告知尾款交付时间,会通知您收货地点”

【突然收到微信说绑架了老骆,勒索300万赎金】

“我们一直要求先看人,但是对方一直不予理睬。”这时骆先生一家意识到情况可能很糟,立即向国内警方报警,并准备前往泰国。8月22日,骆先生和母亲及亲属分别从新西兰和南京出发,飞到泰国机场汇合。呆了一整天后,泰国警方通过录像以及信息核对,确认老骆并没有从泰国入境,拿到信息后家人才确认老骆并非被绑架,骆先生立即前往迪拜报警。

微信和卡里资金被转到徐某澳洲账户

在迪拜报警后,当地警方非常重视,成立了专案组来进行调查。而此时老骆在国内的家人也通过登录他的账户发现,里面的钱已经被转走了几十万。“我们后来粗略算了下,微信里分四次转走了16万5,警方那边看到的支付宝每天转走5万,因为上限就这么多,转了好几天。所有的钱加在一起大约60到70万,这些钱无论是从微信还是银行转走的,都被警方发现进入了澳洲,并且进入了徐某澳洲账户的名下。”

【迪拜警察局】

骆先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父亲老骆与徐某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,一起从事奶粉贸易。“我父亲之前做进口益生菌之类的保健品生意,有着多年的经验,徐某经别人介绍找到他希望能一起做。”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 ,骆先生具体负责市场营销,生意中并不出资,也不拿工资,徐某答应分他一些股份。而经营了两年多后,生意并没有做大,徐某表示也无力继续投资,并一直对老骆表示很感激他的帮助。

“今年初徐某就提出请我爸出国旅游,这次徐某又提出邀请他去葡萄牙考察一个新项目顺便旅游,这才成行。”骆先生回忆,“当时她的说法是为了感谢我父亲对于公司的贡献,也希望他能为项目把把关。这次旅行全是徐某出资,迪拜的所有行程,也是她儿子前后安排。我爸虽然东奔西走过很多国家,坐空客A380还是头一次,所以这次他们乘机前往迪拜,他还很兴奋地发了朋友圈。”

遇害前受到拷打,问出密码转账

“侦破过程中迪拜警方并没有告诉我们多少情况,只是经常询问我一些信息,比如在国内被转了多少钱,从哪里转走的,银行卡号码等等。还要去了父亲最新的照片以及病史。9月16日时,迪拜警方联系我说,你最好来迪拜一趟,越快越好。”当骆先生赶到迪拜后,当地的警察总署署长告诉他,经他们调查老骆8月5日时就已经遇害,嫌疑人在车内将他殴打致死,警方在距离迪拜400公里外的沙漠里找到了老骆的遗体。

此时骆先生才知道,徐某和她的儿子被警方认为是杀害老骆的嫌疑人,父亲遇害前遭受了拷打,对方拷问出了微信密码和银行卡等一系列支付信息。“他们通过假装我爸和我们聊天,来稳住我们,争取时间转移财产,回国后便动身前往澳大利亚,警方还告诉我们徐某目前正在申请澳大利亚绿卡。”骆先生告诉记者,迪拜和中国警方都查出了钱的流向,迪拜警方立刻发出了国际通缉令,和澳洲警方合作在悉尼控制住了四名嫌疑人,并送上飞往迪拜的飞机。据迪拜警方消息,嫌疑人带着警察在迪拜400公里外,靠近阿布扎比的沙漠里找到并指认了老骆的遗体。

亲属希望将嫌疑人引渡回国受审

根据迪拜警方说法,四名嫌疑人除了徐某和她的儿子,另两人身份还有待确认,四人都持中国护照。目前,骆先生仍在迪拜处理案件的相关事宜,当地警方告诉他,由于遗体发现的地点在阿联酋的另一个酋长国阿布扎比附近,两地警方需要进行一些手续上的交接,并且进行法医检验采集DNA再做核对。

按照当地的法律,由于事情发生在阿联酋,四名嫌疑人将在当地受审,而骆先生一家则希望能将嫌疑人引渡到国内进行审判。紫牛新闻记者也从国内警方处了解到,骆先生一家在赴泰国前已经在南京报警,警方目前也在与阿联酋当地警察局沟通案情,希望获得更多信息。骆先生表示,当地总领事告诉他,这个案件想要引渡回国目前还有一定困难,目前他们仍在做进一步的努力,他也希望能从国内的公安和外交部门处得到帮助。

迪拜当地媒体报道:

中国游客在当地遭到谋杀

紫牛新闻记者今日联系上了迪拜警方负责此案件的拉什德(音译)警官,不过由于口音的关系沟通比较困难。不过紫牛新闻记者在迪拜海湾新闻网上看到关于该事件的新闻,新闻中迪拜政府官员19日表示,当地警方找到一名失踪中国游客,他遭到谋杀后,尸体被埋在沙漠中。

迪拜总警长阿卜杜拉·哈利法·艾尔·梅里少将说,这名中国游客来到迪拜后失踪,警方逮捕了4名嫌疑人,其中包括一名47岁的女子和她的儿子,以及另外两个人,他们与受害人可能存在财务等纠纷。

【嫌疑人】

“这位55岁的旅客抵达迪拜,但是他的家人担心他已失踪。我们发现这个男人在阿联酋没有亲戚朋友。”迪拜助理总警长曼苏里少将说。

警方调查发现,那名47岁的女子与其29岁的儿子与受害人同一天来到迪拜,他们都来自中国。受害人一到迪拜国际机场,就被拖进一辆汽车里,然后被打死。

“在我们得知有人失踪之前,他们离开了迪拜。然而,我们在沙漠中发现了受害人的尸体,并有消息称该女子与受害者之间存在财务纠纷,”曼苏里少将补充说。

警方发现,受害者的信用卡在欧洲国家被人用过,在他失踪后从他的账户中提取了20万迪拉姆(约合36万元人民币)。

【转账记录】

迪拜警方刑事调查处负责人表示,他们发出国际通缉令,之后这4名嫌犯被捕,最近被移交给迪拜。

“我们审讯了嫌疑犯,他们承认自己曾经来过我国,并欺骗受害者与他们一道,之后将其杀死。”杰克尔说。

他们把受害人的尸体在车里藏了两天,然后埋到沙漠中。后来他们带领警方找到埋藏尸体的地方。

延伸:嫌疑人注册公司在徐州,地址错误

资料照片中的信息显示,徐某的身份被表述为“某品牌(此处名称已隐去)奶粉总经销、江苏汉东董事长“”。紫牛新闻记者今日通过工商部门查询发现,徐某某在徐州工商部门登记的信息显示:企业名称为江苏汉东商贸有限公司,成立时间为2013年10月14日,登记状态为存续(在营、开业、在册),登记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(自然人独资),法定代表人是徐某某本人。企业的经营范围主要为“预包装食品、乳制品的批发与零售;日用品、服装、化妆品等销售;自营和甙类各类商品与技术的进出口业务”。企业住所为:徐州市解放南路东侧金山路南侧某写字楼4幢919室。值得一提的是,2016年3月23日,该企业曾有过一次信息变更,变更事项主要是:企业类型从“有限责任公司(自然人投资或控股)”变更为“有限责任公司(自然人独资)”,股东变更从“徐某某、格林豪泰酒店徐曙光 (微博)”变更为“徐某某”。

【被指汉东公司办公地址实际为一家美容机构,图片为该机构门口店招】

紫牛新闻记者今日下午赶到该处写字楼,在登记地址的一处办公楼前,记者看到的是一家美容机构的店招。该机构的负责人告诉记者,她是从2015年通过中介租下该处房屋,此后一直经营美容业务,从没有听说过汉东公司或徐某某等信息。记者随后从该处物业的房主处获悉,他是在2013年才开始出租该处物业,截止到现在只有两次出租记录,一次是2013年将房屋出租给一家经营办公桌椅的大学生创业团队,两年后,他又将物业租给目前的这家美容机构,他也从未听说过徐某某及其公司相关信息。房主表示,该处物业建筑面积大概在50平方米左右,“要是真的是一家规模不小的商贸公司,这点办公面积哪够用?”该处物业所在写字楼的管理人员表示,写字楼正式对外招租入驻也就5、6年时间,他们从没有听说过有名为“汉东”的企业入驻,也没有听说过徐某某这个人。 (紫牛新闻记者 马志亚)

【写字楼门口标注的企业信息栏内,并无“汉东”公司】

编辑:亚楠

美食:游客可乘船出海去捞鱼,之后交给大厨加工,成为特色的“放鸡岛海鲜消夜”。

证监会紧急通知补材料 IPO初审会最快下周二重启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11146re6.nxein.com/6ecxcz4p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0-20 05:24:41

东邪西毒  变形金刚  轿车被撞成麻花  钟无艳  科技  抚仙湖  快速备案  法拉利  快速备案  情牵两世